【特稿】“生命如圣火般燃燒”:合唱指揮“泰斗”馬革順的百年人生

來源:基督教華語音樂網 2015-12-21 17:26:39

中國合唱指揮“世紀泰斗”、教會圣樂教育家馬革順教授,于2015年12月19日凌晨在上海華山醫院安息主懷,這個時間距離他101歲生日只有8天,距離圣誕節只有6天。去年的12月27日,百歲生日當天清晨,他還臨窗引吭,唱了四首圣誕歌曲。

這位百歲老人身后的榮譽被多人熟知:比如,他是我國合唱指揮第一人,其著作《合唱學》被譽為合唱指揮界的《圣經》;他指導的上海市北中學合唱團,是國內唯一在金色大廳演唱過的合唱團;數年來榮獲寶鋼高雅藝術特別榮譽獎、蕭友梅音樂教育建設獎、中國文聯金鐘獎――終身榮譽勛章......

在這里,編者主要想回顧他對于教會圣樂界的貢獻,馬老曾說:“我一直有兩個心愿,一個是音樂,一個是圣樂——為教會工作。天父也安排了各種機會給我,讓我可以為教會做貢獻,這是我非常高興的事。”

1914年12月27日,馬革順出生于南京一個基督徒家庭,從小沉浸于教會詩班的贊美聲中,其父馬兆瑞是牧師,當時籌資創辦了孤兒院,在管理、經營方面表現出他的才能。馬牧師一心要培養長子馬革順作為自己的接班人,沒料到馬革順在教堂的童年已經為他奠定了音樂之路的基礎。

1933年,20歲的馬革順高中畢業,順利通過了南京中央大學音樂系的考試,開始接受正規的音樂教育。他也一生銘記了當時對父親的承諾——畢生都為教會音樂做貢獻。

1937年,馬革順從南京中央大學音樂系畢業,時值抗戰爆發,他的父親帶著一家逃到西安,馬革順入西北音樂學院任教,到西安不久就一頭扎入民間合唱工作。作為一名熱血青年,看到國土淪喪,他和許多人走上街頭宣傳抗日,他指揮學生演唱抗日救亡歌,同時自己還創作了一些反映抗戰的歌曲,用音樂為民族的抗戰服務。建國后,一部《人民戰爭勝利萬歲》的歷史紀錄片中,曾有馬革順在街頭指揮青年演唱抗日救亡歌曲的鏡頭。

早年的理論積累和大量實踐讓馬革順成了一個兼通合唱指揮、伴奏、作曲的多面手,但他并不滿足。抗戰結束后,馬革順赴美求學。他先在西南音樂學院拿下碩士學位,后又來到以合唱權威著稱的威斯敏斯特合唱學院。在那里,馬革順不但在專業學習上真正大開眼界,還曾作為校合唱團成員在卡內基音樂廳與指揮大師布魯諾.瓦爾特及紐約愛樂樂團合作演出馬勒《第二交響曲》――沒有第二個中國人有過這樣的經歷。

馬革順就像其他許多老一代歸國知識分子一樣,也沒能逃過歷次政治運動。肅反時被隔離審查,反右時被戴上帽子,“文革”時又受到沖擊,身為基督徒的馬革順始終豁達、樂觀。他說,“在苦難中我們會記得‘歡樂頌’(贊美詩)。”林玉解牧師在回憶馬革順教授的“文革”經歷時曾寫道:“很多人在經歷這樣的遭遇后,會把那種經歷變成生命中一種怨恨或苦毒的情緒。但馬教授不是這樣,經歷文革的磨難之后,他沒有讓怨恨留在他的心中,就像當年的沙得拉、米煞、亞伯尼歌一樣,他們從烈火的窯中走出之后,身上沒有一絲‘火燎的氣味’,馬教授也是這樣,他常說,是因為天父的保守,他才能走到今天,他將今天的這一切成果都視為天父的恩典。”

也正在艱難時期,通過大量比較研究,馬革順找到了真正適合中國人的合唱方法,并寫出了日后被奉為經典的專著《合唱學》。馬革順在華東師范大學音樂系任教,1956年調到上海音樂學院籌建指揮系。當時蘇聯專家建議馬革順寫一本適合中國的合唱學講義。

《合唱學》的雛形是馬革順1956年首次在上音開課的講義,當時他手頭擁有的參考資料只有來自蘇聯的兩頁教學大綱。馬革順用了整整7年邊上課邊修訂,在通過對拉丁語系、斯拉夫語系、漢語系幾種語言的比較以及對中國戲曲的長期研究后,馬革順找到了適合中國人演唱的方法,1963年,他終于寫出了中國的第一本《合唱學》著作。至今,《合唱學》已再版5次,每次再版之前,馬革順都仔細地修訂,以使之更趨完善。由于馬革順對中國合唱指揮的貢獻,他留學的母校―――美國威斯敏思特合唱學院于1989年授予他榮譽院士稱號。

解放初,馬革順負責上海教會聯合詩班的排練和指揮,當他感受到每年都排練亨德爾的《彌賽亞》有些單調時,就萌生了排練巴赫的《圣誕清唱劇》一類的作品,但又感到這類作品難度較大,不易排練。由此,馬革順計劃創作一部適合中國人演唱的圣誕大合唱。1953年春天,馬革順將這一計劃付諸實施,開始創作《受膏者》。經過整整一年的努力,《受膏者》于1954年春天寫成,并于當年10月由中華浸會書局出版。《受膏者》分兩個部分,由12首歌曲組成:第一部分為“預言”,共6首歌曲;第二部分為“成就”,共6首歌曲。1954年12月19日,《受膏者》在上海慕爾堂(今沐恩堂)首演,引起了強烈的反響。

《受膏者》在特殊的歷史時期,曾被批判為“大毒草”,但卻被譯為多種語言,在國外廣為傳唱,有些音樂學院還將此作品用作聲樂理論研究的樣本。改革開放后,全國基督教兩會再版了《受膏者》,并錄制了錄音帶(后來也制作了CD),這部作品再次開始在各地教會的圣詩班傳唱。馬革順曾在95歲生日當天,親自指揮了這部創作跨半個世紀的圣誕大合唱,整整四十五分鐘。

在自傳《生命如生活般燃燒》中,馬革順這樣說,“他最不喜歡的一個詞就是“發揮余熱”,這使人聯想到將要燃盡的蠟燭。他最喜歡的是奧運會的圣火,只要人活著,就應該像奧運會的圣火一樣熊熊燃燒。”

他一直記得為教會圣樂做貢獻的心愿。

據華東神學院林玉解牧師介紹,20世紀80年代,華東神學院開辦不久,馬革順就向當時的院領導提出開辦圣樂專業的設想。由于當時條件不具備,這個想法未能實現。一直到2005年,神學院在條件相對成熟的情況下開辦圣樂專業,馬教授一如既往地關心這個專業。在圣樂科創辦之初,馬教授對于圣樂科課程設置提供寶貴意見,并且為圣樂專業的教學推薦多位優秀教師,他自己也在耋耄之年熱情投入到圣樂教學之中。

馬教授對于圣樂的理念也影響著很多人,這位圣樂家認為,“只見耶穌,不見其余”是圣樂侍奉者應該追求的境地,圣樂侍奉是一種謙卑自己,隱藏自我、高舉基督的侍奉。“圣詩就是圣詩,圣經中彼得在山上看到耶穌、摩西、以利亞。他很高興,說要搭三座棚子。但云彩過去,不見一人,只見耶穌。‘不見一人,只見耶穌。’這就是天父喜歡的方向,贊美詩應該有這種方向。”在接受福音時報同工采訪時,他曾說。

2009年,他受邀于北京市基督教朝陽堂進行講座時,談到了何為“真正的崇拜”,馬老認為,崇拜不同于弟兄會、布道會。真正的崇拜是每個人把身、心像無瑕疵的羔羊一樣奉獻給神,而唱詩班是崇拜中的半個牧師,把自己作為馨香美好的祭物獻上給神,讓會眾跟你產生共鳴,更好的接受牧師的講道。唱詩班的作用是幫助牧師把信息歌唱出去。

林牧師還回憶,“用靈歌唱,也要用悟性歌唱”是馬教授圣樂合唱方法的核心內容。在馬教授的課上,屬靈的勸勉、合唱的指導、圣詩的排練總是融合在一起。在排練合唱時,他要求學生要“用靈歌唱,也要用悟性歌唱”(林前14:15)。“用悟性歌唱”指的是如何運動合唱的技巧,將圣樂的藝術性表現出來。在圣樂合唱技巧方面,馬教授有非常豐富的經驗。他的《合唱學新編》對于合唱的協調、均衡、色調、咬字吐字等有非常深入的研究,加上他70多年從事合唱指揮的教學,因此可以說他對合唱指揮的運用已經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。在課上,馬教授也很強調學生要“用靈歌唱”,要將圣詩的靈性的意義表現出來。他認為,唱圣詩首先要讀圣詩的內容,明白該圣詩所承載的屬靈意義。在合唱圣詩時,除了注意其合唱的要素之外,還要注重對歌詞內涵的表達;在合唱色調的處理上,既要考慮旋律的因素,也要考慮歌詞的內涵,如此,才能將圣詩唱好,使聽的人受感動。

這位老教授在圣樂教學中認真、負責、熱情洋溢的態度也給林牧師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他曾在博文中寫道:“記得那次考試進行到一半的時候,有一位老師從考場里出來對我說:‘玉解,你要趕快把馬教授勸回家,我今年七十多歲都感覺到疲倦,老教授今年90多歲,這一天下來,可不是開玩笑的哦!’于是我去問馬教授要不要休息,他回答說‘“我不累,你們讓我坐沙發已經是特別優待了,時間很緊,繼續考試。’那次的考生有130多位,從早晨9點一直考到晚上6點多,等考試結束后,大家用過晚餐已經是八點多了。神學院的校車將他從青浦送到市區,他到家的時候,想必都快接近晚上十點鐘。他的這種忘我的奉獻精神真是令我感動。”

馬老為人謙卑,據說,馬老最喜歡的一首歌是《雪花》,他曾說:“我喜歡雪花的品格,下雨聲嘩啦啦,大家都聽得到;下雪則悄然無聲,默默無聞,不張揚,不自夸。大雪無痕,飄飄灑灑覆蓋大地,融化了自己,滋潤了禾苗,這是一種奉獻,不求回報的奉獻。”

(注:本文系轉載  原文鏈接:http://www.fuyinshibao.cn/news/38916

版權聲明

本網作品中,注明“來源:基督教華人音樂網”的,版權歸基督教華人音樂網所有。若您是個體讀者,歡迎您以非商業性目的使用本網作品;但請務必全文使用,并標明出處、作者,注明“由基督教華人音樂網許可使用”字樣。若您是非個體讀者,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之前,請不要使用本網作品;若您已經得到本網書面授權,使用時請您務必全文使用,并標明出處、作者,注明“由基督教華人 音樂網許可使用”字樣。

欧式轮盘登陆